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克洛普:阿利松“拯救红军”,阿扎尔踢中锋出人意料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胡秋月

继《上海堡垒》后,《诛仙Ⅰ》成了又一部因演员、剧情而陷入口碑分化,同时引发流量电影之争的作品。尽管如此,《诛仙Ⅰ》还是成了今年中秋档最卖座的影片,上映三天已报收票房2.58亿元。而在电影之外,除了流量的争议,作为出品方的新丽传媒或许也值得关注一番。扛着业绩承诺的担子,赌上“流量+IP”的命运,但新丽传媒能否达成今年的业绩承诺依旧是个未知数。

诛仙“翻车”

伴随着中秋小长假的来临,由知名IP改编、新丽传媒出品的电影《诛仙Ⅰ》自9月13日起在国内各大院线上映。据猫眼专业版显示,《诛仙Ⅰ》自上映以来便一直位居每日票房排行榜首位,排片占比也分别以29%、28.1%和27.2%排在所有上映影片的首位。截至9月15日18时,《诛仙Ⅰ》已累计获得票房2.58亿元,成为2019年中秋档最卖座的电影。

但《诛仙Ⅰ》持续增长的票房,并未让该片在口碑上获得同样的认可,反而是一场关于流量电影愈演愈烈的争议。不少观众反映,片中主演虽然拥有较多粉丝,但演技却不言乐观,《影视风向标》主编胡建礼曾在中国电影报道上表示,“肖战、李沁、唐艺昕中规中矩,孟美岐演得不太好,令人比较出戏”。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流量和IP本身不可能是无用,但重要的是在影视化创作中,IP和主创团队、演员是否协调匹配”。

目前在豆瓣电影上,《诛仙Ⅰ》的评分已从开分时的6.7分降至如今的5.4分,超过七成的评价者打出了三星及以下的分数。而在猫眼电影上,《诛仙Ⅰ》的评分则为7.9分,落后于同日上映的《小小的愿望》和《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

《诛仙Ⅰ》的市场反馈,也令被阅文集团收购并背负着业绩承诺的新丽传媒一筹莫展。今年以来,新丽传媒鲜有热门作品问世。北京商报记者依据猫眼专业版及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发现,2019年开年至今,新丽传媒共有3部电影、1部电视剧对外播出。其中,《诛仙Ⅰ》是票房最高的电影作品,其余两部电影《一吻定情》和《素人特工》则仅分别报收1.73亿元和2242.1万元票房;唯一一部电视剧则是《芝麻胡同》,虽然实现一定热度,但却难敌此前新丽传媒推出的爆款作品。

业绩压力

如今的重点在于,多部作品市场表现平平,无疑会影响新丽传媒的业绩表现。一年前,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100%股份,新丽传媒也对阅文集团做出了业绩承诺。据当时发布的收购信息显示,新丽传媒在2018-2020年期间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

但据阅文集团财报显示,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获得净利润3.24亿元,距离当时的业绩承诺还差1.76亿元。新丽传媒创始人曹华益曾在阅文集团的年报电话会议上解释称,“低于预期主要是一些项目延期,2018年行业变化比较大,新丽传媒有一些项目没有如期上线”。

公开资料显示,原计划在2018年四季度上线的电视剧《狼殿下》、《欲望之城》并未如期与观众见面,且至今也未能播出,与此同时,自筹备阶段便受到高度关注的《如懿传》,也未能等到在电视台上亮相,最终只在腾讯视频上实现播出,对新丽传媒的收入也略有影响。

而到了2019年,新丽传媒此前承诺的7亿元净利润似乎也面临着一定困难。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共实现6.6亿元收入,但净利润则仅为9550万元,完成度仅为13.6%,这也意味着更多的业绩承诺被压在了下半年。

尽管有消息称,今年下半年,除了正在上映的《诛仙Ⅰ》以外,新丽传媒还有4个重要的电视剧《狼殿下》、《庆余年》、《天龙八部》和《鹿鼎记》计划播出,但以上作品均为古装剧,这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看来,“现在电视剧市场的积压总量较大,包括古装剧,会有一个很长的消化期。面对受到限制的市场环境,以上古装剧能否顺利播出还是个未知”。

刘德良认为,“影视公司一般会在业绩较好、市场较为繁荣的时间做出业绩承诺,但没有预想到目前行业状态出现整体下滑。不只是新丽传媒,其他很多上市公司也遇到同样问题,比如准备退市的印纪传媒,因此就整体情况而言,新丽传媒要完成今年7亿元的业绩承诺,几乎是很难的事情”。

保守布局

新丽传媒也曾有过高光时刻。作为电视剧领域的老牌公司,新丽传媒因制作出品了《白鹿原》、《余罪》、《我的前半生》等热门电视剧而被人熟知,此外也因参与高票房电影《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等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制作能力,但新丽传媒今年以来的成绩单,却并不尽如人意。

或许在部分人看来,如今已经被阅文集团收购的新丽传媒,在资金、资源等方面均能拥有更多的优势,应能实现较好发展,并持续推出更多热门影视作品。但刘德良认为,爆款是不可复制的,也是不可持续的,“新丽传媒虽然有一定的影视制作能力,同时背靠阅文集团这座大山,但也不一定会持续出爆款。指望每年都有两三部爆款可能性本身就不大,且爆款的出现还需要背后的出品公司通过持续产出作品来累积自身的经验,拥有更强的市场观察能力”。为进一步了解新丽传媒当下的发展现状,以及应对业绩承诺将采取哪些发展措施,北京商报记者向新丽传媒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应。

在魏鹏举看来,“受大环境影响,新丽传媒的发展势必会比较艰难。且就目前而言,不只是新丽传媒,其他有类似境况的影视公司也不在少数。对于以上公司,首先需要活过来,此时可以选择保守发展,做自己相对比较熟悉和擅长的领域,这也是当前所有影视传媒公司最好的活法”。

除此以外,刘德良表示,“影视公司若想推出优质作品,需要抓住时代的脉络,深度分析市场需求,把握住人们的心理。而无论影视作品能否达到爆款水平,还是仅为一部质量可称为优秀的作品,除了分析作品本身和市场需求外,还需要在注意力资源稀缺的社会背景下,掌握高超的宣发技巧”。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实习记者 杨雅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csir461.com